lkjhg330723

Yakulet-chihato:

拍完这组片子我就被校保卫处的叫住盘问了。

引发了一系列不开心的事端。

石锤淡啤酒·LoFoTo:

夜幕下的佛学院


-重制版


我一直以为污点修复画笔只能修点状污点...谁TM翻译的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安德莉凯利:

[世界遗产]京都-醍醐寺赏枫行

醍醐寺并不难寻,坐京都地铁东西线到醍醐站下,出站即有接驳巴士。红叶季时游客如云,少不得要排队等上几班,急性子如我们就直接步行去醍醐寺。记得车站STAFF告诉我们走一刻钟左右,结果一路上坡,十足花了20多分钟。

醍醐寺于公元874年由圣宝大师始建,因醍醐天皇而兴盛,又在应仁之乱中荒废(仅剩五重塔)直到与丰臣秀吉的“醍醐花见”再兴,才最终形成如今的规模。醍醐寺占地200万坪以上,分上醍醐、下醍醐。上醍醐寺名列西国三十三观音道场,供奉准胝观世音菩萨(别名七俱胝佛母准胝,意为:七亿佛之母),据说是西国三十三观音道场中最难参拜的一座,从下醍醐步行三公里山路才得入,往返最少三个小时。因此如今游客们通常只参拜下醍醐。

醍醐寺的三宝院不许摄影,偏生红叶季的景色又美极,大家只能用双眼来贪婪记录。三宝取意为佛教三宝“佛、法、僧“。正门是桃山时期的唐门风格:桧皮茸、涂黑漆,正面饰以金箔桐纹配菊纹,壮阔豪奢。院内七十二幅壁画都由长谷川等伯、石田幽汀等大画师创作。最特殊的是庭院,由丰臣秀吉亲自设计,醍醐寺座主义演完善,当时一流的庭师参与制作,其中便包括了有”天下第一石组名手“之称的贤庭。庭院中心设”龟岛“、”鹤岛“以桥相连,正面的”藤户石“据说来自丰臣秀吉传说中的梦幻府邸”聚乐第“。三宝院可以说是日本屈指可数的桃山风格豪奢庭院。

三宝院不能摄影的遗憾终于在弁天堂得到了弥补。从小径初始就远远瞥见远处层叠交错的红,走近至可见弁天堂全貌的入口处,人人都目瞪口呆,不知是梦是幻还是真。如今回头看照片,还是觉得呆板笨拙僵硬,不及真景之万一,想要用文字描述,也不知该从何写起。想要昨日重现,大概真的只能重访旧地,多作盘桓了。


屹青:

「清晨,散步的老人,和他的狗狗們」


當地時間七點多,還是被生物鐘鬧醒了,這弄人的東西和我到達的時間也就相差那麼一天,出來透氣還是不能和它晚些見。但是我沒有馬上起牀,在被窩裏待着,儘管睡意全無,就賴一下吧。呼,周圍溼漉漉的空氣讓人感到一絲的不安,心裡咕噥著:「下雨了吧?」穿好拖鞋走到木製的窗前,終於還是確定了淅瀝瀝的小雨就在窗外,木窗沒能守住這個小祕密,淅淅瀝瀝地聲音終究還是把自己賣了,而且特別膽怯,想:「來的不是時候。」


推開窗戶看看吧,順便深深地吸了一口地中海的水汽,哈。為了判斷雨勢大小,我很自然的低頭地往地面看了一看,忽然眼角餘光看到有人從左手邊走過來。


原來是一個清晨裏散步的老人,和他的狗狗們。早,希望小雨沒打溼你們的興致。


攝於尼斯,二零一四年夏


Nikon 35Ti

Fuji Natura1600

东京小沈洋:

一家三口从新桥的一个路口骑车经过,妈妈,怀里的婴儿,和稍大一点的女儿。不远处是飞驰而过的新干线。

此图献给母亲节,祝天下所有母亲健康幸福。